中国贸促会自贸试验区服务中心综合服务系统
专家视角
【原创】推动高标准数字贸易规则在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
2022年6月1日
【字号: 打印

当前,全球数字经济转型加快,带来数字贸易大发展,各主要经济体围绕数字贸易标准和规则展开了竞争。美国通过其主导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USMCA)、《美日数字贸易协定》(UJDTA)等区域和双边协定推广其数字治理模式;欧盟则借助《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维护其核心利益。我国积极促进数据跨境自由流动,但更强调数据安全,对部分领域审慎开放,已正式提出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和《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DEPA)。鉴于我国全面实施高标准数字贸易规则仍存在安全风险,发挥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作用,率先在自贸试验区对接CPTPP、DEPA数字贸易规则,开展风险压力测试,对于我国参与数字贸易国际谈判,形成响应中国利益诉求的全球数字贸易规则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已进入数字贸易快速发展期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选择。《“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明确部署要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为构建数字中国提供有力支撑。

伴随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数字贸易也取得长足进步,数字经济已成为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新增长点。2021年服贸会期间,商务部发布《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报告2020》称,“十三五”时期,我国数字贸易规模从2015年的2000亿美元增加到2020年的2947.6亿美元,增长47.4%。预计,到2025年,可数字化的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将超过4000亿美元,占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达到50%左右。

数字贸易首次被写入《“十四五”服务贸易发展规划》和《政府工作报告》,成为列入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之一。《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创新发展服务贸易、数字贸易,推进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于此之前,商务部等24部门印发《“十四五”服务贸易发展规划》,“数字贸易”在其中出现了24次,《规划》也运用较大篇幅明确提出“大力发展数字贸易”“建立健全数字贸易治理体系”,奠定了数字贸易发展的制度基础。

抢抓数字贸易规则制定的话语权

当前,全球已迎来数字经济时代,构建数字经济治理的国际规则对提振各国乃至全球经济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数字经济时代的竞争,已经成为规则和标准的竞争。由于世界各大经济体经济发展阶段、数字技术水平、数字经济发展基础等不同,各大经济体致力于构建代表自身利益诉求的数字贸易规则体系,并在跨境数据流动、数字知识产权、数字产品非歧视性待遇等方面存在差异化立场。与美国强调“数据跨境自由流动”、欧盟主张“数据保护”不同,我国主张“数据依法有序自由流动”。

我国正不断加大对数字贸易的重视程度和政策支持力度,不断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积极对接数字贸易高标准治理规则,不断推动制度型开放,积极主动融入全球高标准数字贸易治理体系。CPTPP中的数字贸易规则主要出现在电子商务章节中,内容涵盖数字产品零关税和非歧视待遇、数据跨境自由流动、取消计算设施本地化设置,严格要求源代码保护、个人隐私保护、在线消费者权益保护,使用电子认证和电子签名、无纸化贸易、接入和使用互联网开展电子商务等贸易便利化措施,规定争端解决和国际合作机制。

DEPA专注于数字贸易领域,由十六个主题模块构成,包括商业和贸易便利化、处理数字产品及相关问题、数据问题、更广阔的信任环境、商业和消费者信任、数字身份、新兴趋势和技术、创新和数字经济、中小企业合作、数字包容、透明度和争端解决等。相关规则规定更加细致和深入。不仅有数字贸易的传统议题,还考虑了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等多项新兴技术与趋势等软性合作安排。

与CPTPP规则相比,我国数字贸易开放和数字治理方面仍存在一定差异。一是我国实施电子传输“暂时”免征关税,与CPTPP电子传输“永久”免税存在差异。我国在RCEP中承诺维持目前不对其他成员国电子传输征收关税的现行做法,但保持进一步调整这一做法的权力。而CPTPP明确规定“不得”对电子传输征收关税。二是在电子商务国内监管层面存在差异。我国在RCEP中承诺建立监管电子交易法律框架,并“努力避免对其他成员产生不必要的监管负担”;而CPTPP还增加了“在制定电子交易的法律框架过程中为利益相关者提供便利”,提高了监管透明度。三是在电子方式跨境传输信息和计算机设施本地化方面存在差异。我国在RCEP中承诺允许电子方式跨境传输信息、不要求计算机设施位置,但同时保留比CPTPP更为宽泛的例外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CPTPP代表了新一代国际经贸协定的最高标准,其中关于“允许电子方式跨境传输信息,包括个人信息”体现了美国主张的“数据跨境自由流动”。另一方面,欧盟通过《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强势输出严格的“数据保护”规则。因此,在数字经济治理和国际数字贸易规则领域,欧美呈现出逐渐掌握数字贸易规则领导权和话语权的态势,但是现有数字贸易规则仍不完善且滞后于实践,中国是数字经济大国,在数字支付、数字标准、数字应用场景等方面拥有较强优势,理应抓住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重构的机遇,积极参与全球数字经济治理,抢抓数字贸易规则制定的话语权。

发挥自贸区先行先试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的制度优势

建设自贸试验区是党中央在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重要战略部署,肩负着我国在新时期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积极探索管理模式创新、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路径、积累新经验的重任。制度创新是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核心任务,在数字贸易领域,自贸试验区也积累了大量的制度创新成果。自2013年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以来,各批次自贸试验区深入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创新,共形成约68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集中复制推广的为43项,“最佳实践案例”为25项,内容涉及投资管理、贸易便利化、金融开放创新、事中事后监管和人力资源等多个领域。例如,在金融开放创新领域,自贸试验区推出“分布式共享模式实现‘银政互通’”,通过规范数据接口实现了银行与相关政府部门专线联通,拓展了基于银政信息实时共享的服务项目,提高了业务办理的效率。这些制度创新成果为自贸试验区探索更高国际标准数字贸易规则奠定了基础。

建议从六方面推动高标准数字贸易规则在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

一是研究探索自贸试验区数字贸易制度创新成果定期发布工作,推动自贸试验区数字贸易制度创新成果在更高层次、更大范围内的复制推广,积极参与国际数字经济治理,引领我国数字经济优势领域的国际数字贸易规则制定。二是在上海、浙江、北京、深圳等数字经济发展基础较好的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更高水平开放的措施,如建立健全数据要素市场体系,探索开展数据要素统计、数据资产化及会计核算、数据财政与数字税征收等业务实践。三是构建安全便利的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在有条件的自贸试验区加快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国际互联网交换中心,构建安全便利的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在小范围内推动跨境数据自由流动,测试取消计算设施本地化要求。四是推动自贸试验区、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营商环境创新试点、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数字贸易出口基地、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等试点试验地区协同创新,扩大数字贸易高标准规则先行先试地区范围,形成合力,提高制度创新效率。五是进一步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体系,如针对数字产品、数据出境、数据安全管理等进一步完善法律框架。

 作者:张玉静,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副研究员

(以上为专家个人观点)